吃过了安徽,我们是否就可以“流浪地球”啦?

0 条评论

好嗨哟(抖音版)

秦博

在炮火连天的美食里,悄悄进村

文图原创 / 尽色

一位女性读者告诉小编,她对吃从来就没有热情,一个人的时候,水果和零食就可以打发一顿。她说:“看你的公众号,是我第一次认真地看待美食,能感觉到食物传递的能量。”

对此,小编保持了清醒的认识:在春节更文,那是一种自虐行为——春节的大地,已经被美食的炮火覆盖,这个话题还如何继续?

好,我们来做一个游戏。如果放一桌活色生香的佳肴在你面前,旁边还有一本足以让你口水滔天的美食书,你有一次选择机会,你会选哪样?

这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。因为,你的答案仅限于当下,而当下又不能囊括所有。

就像热映的《流浪地球》一样,那不是未来的呈现,仅仅是基于现有知识架构下的,一次思维的流浪。如果现有的知识前提被否了,这一切都要抹去重来。

这样说,深层的台词就是木心的那句:人就是时时刻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人就是时时刻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对于美食也是一样。朋友圈好些朋友已经踏上了去外地寻觅的征程。

既然你说最好吃的是“妈妈的味道”,又何必启程?不尝遍各地美食,不足以聊人生?那你又何必每次后悔叹息?

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,也包括小编。前一段时间去了安徽,一桌活色生香的佳肴摆在眼皮底下,才发现以前对安徽美食的认知,仅臭鳜鱼、一品锅的印象,有点狭隘。

当地的朋友给准备了在地的美食,那感觉,就如同一种折纸游戏,折过来,又让人看到了美食的另一面。

是的,好多美食小编没有见过,阿弥陀佛。

首先是壮馍。在江苏镇江一带就叫炕大饼、死面饼子,但是,到了安徽、河南、山西一带,立即变得硕大,起码直径约30厘米以上,需要切成三角块食用,是干粮中的巨无霸。

正宗的壮馍自带细密气孔的硬外壳,可以吃出小麦的香气。有人说壮馍有“健齿作用”“压饿”,那是委婉的说法,就是很难嚼呗。细细嚼了,确实是外硬里宣,越嚼越香,香在口里,美在心里。

故而,民谚说:“上面烘,下面烧,女人吃了不撒娇,男爷们吃了好杠腰”。店家还给准备了酱豆,咸里透鲜,是壮馍的真正绝配,酱香味加上耐嚼挂油,这个感觉出来了,才叫吃壮馍。

桌上还有一道江苏人不常吃到的汤,叫“椒糊子”,说是汤,其实,旧时人家既当汤吃,也当菜吃,是一种苦难造就的美食,如今,却成为猎奇的美食。

“椒糊子”还有一个雅致的名字:八珍汤,形容其佐料很多的意思。但是,许多配料,江浙一带人不太敢搅到一起去,比如:小茴香、海带丝、肉糜、姜末、胡椒、八角、千张丝、花生碎、胡椒粉等,因而,对我们就特别有诱惑。

这道汤最主要的是勾浓芡,还要打出蛋花,别小看茴香、胡椒、八角等香料,那有辛香行气,舒肝醒脾的效果。

再有一道叫“炒碗儿”,店家自己也说不清子丑寅卯,但是,里面的东西非常香,而且也是汤汤水水的,让江浙人有一种“侉吃”的快感。这样说没有半点歧视,各地食俗不同,差异促进交流,且充满诱惑。

小编请教了厨师,其实,“炒碗儿”就是把肉切成小块,加鸡蛋和调料搅拌均匀,入味后裹上红薯粉油炸,最后把配好的菜炒熟,浇上高汤,做成半汤半菜的酸味美食。

其中,肉块又分猪、羊、牛肉的,我们吃的是猪肉的,既有油炸的浓香,也有汤汁的滋润,非常杀馋。又因为本地没有,吃过就很难忘。

如今回想起来,便要感激在当地工作的朋友,没有他,我们吃不到这样在地的美食。于是,在美食之外,又多了份美好的回忆。

文图原创

感谢转发

《吃过了安徽,我们是否就可以“流浪地球”啦?》上还没有评论